高兴阅读

小说
浪子的一百八十度回头小说免费阅读

浪子的一百八十度回头

作者:
叶梳雨
主角:
林阮纯程灏
状态:
连载中
更新:
2020-07-12 22:25
在被虐掉一层皮之前,男人们的眼睛看这个看那个,就是看不到真正爱自己的好姑娘。林阮纯的任务就是替被弃如敝履的原身狠虐他们。想回头来找她,脖子都要扭断。她要他们为自己之前不长眼睛付出代价。P.S.实际上是1V1,终极CP是系统X女主。

章节试读

周三早上林阮纯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照顾儿子吃完早饭,正想方设法掩盖黑眼圈时,手机响了,是叶宛儿打来的。她接起来不耐道:“姐夫舍得你起这么早吗?”

然后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连串脏话,叶宛儿带着哭腔嘶吼,从头到尾离不开贱婊渣几个字,通篇毫无逻辑,她无法从中梳理出任何信息,于是骂了句神经病就挂断电话,顺带把表姐的号码拖进黑名单。

饶是如此,她对叶宛儿精神崩溃的缘由还是充满好奇,到了办公室先把工作堆到一边,点开网页摸了五分钟的鱼。

看到头版头条,她终于明白程灏所说的让叶宛儿身败名裂的含义了。

“贺氏集团少公子未婚妻出轨程氏集团创办人”,单是这个标题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眼球,而全网飞的各色视频更是直接让她的网速就此瘫痪,刷新半天也打不开。

就在此时,程灏贴心地给她发来一个离线视频:“这个可以直接看。”

她接收后紧接着又看到一条:“上班时间划水,扣你这个月奖金。”

“程少爷,你这是钓鱼执法啊,能不能要点脸?”她直接电话他。

程灏在隔壁办公室,一边准备公关的言辞一边委屈巴巴地控诉:“你当初从我这里赢了六百万的彩票养儿子,养的还不是我的儿子,我现在扣你六百块奖金怎么啦?”

“行,你狠,连亲爹都整,我不该对你抱有希望的。”林阮纯盯着屏幕上的大尺度画面咋舌。

程老总不光喜欢年轻美女,喜欢和年轻美女玩各种姿势,还喜欢把整个过程拍下来。存在电脑里,一号二号三号……寂寞的时候重温,恍若收割了若干段风格迥异的青春,他自己也能凭此回到那个玫瑰色的时代。

却没想到有个人渣系统魂穿了自己不争气的崽,将他辛辛苦苦珍藏的真人资源全部抖了出去。他自己还在里面当男主角,又是程氏目前的主事人,影响的绝不仅仅是自己的形象,这事一被捅出来,今早他们家的股票都快跌破发行价了。

林阮纯梳理了一遍经过,明白系统的用意。出了这件事,一方面叶宛儿的面子保不住,贺俊涛会对她死心,另一方面程总也不好意思再在这个位置上坐着,一定是要把这把交椅让出来的,而除了程灏,目前没人适合坐上这个位置。

一箭双雕,玩得够妙的。她很想问问系统究竟和程灏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让他这么卖力地帮他扫清障碍,但发布会在即,程灏没工夫理她。她索性自得其乐,慢慢欣赏叶宛儿的窘境。

看得出来,程总拍视频是私自决定的,并没有告诉任何一个女伴,不知道除了自我爱好之外,是不是为了拿出来威胁女方,毕竟做完之后狮子大开口的女人从来没少过。果真如此,那叶宛儿从一开始就毫无胜算,看着她还巴巴地往上贴,像条水蛭一样,林阮纯对她再也恨不起来,唯有怜悯。

何必呢,明明条件已经那么好了。

程灏抖出了全部视频,唯独叶宛儿的这个反响空前。所有人都不明白,贺俊涛对她那么好,两人恩恩爱爱是圈内出了名的,临到要结婚干嘛要搞出这种幺蛾子,莫不是脑壳进了水。舆论一边倒,全都在同情贺俊涛,咒骂叶宛儿,少数仇富者幸灾乐祸,大骂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活该一拍两散。

经受多重打击的叶宛儿出现在发布会上时,脸色惨白失魂落魄,再精美的妆容也拯救不了她的气色和精神状态。贺俊涛对她仁至义尽,找人帮她起草了发言稿,但她连背都背不下来,全程磕磕巴巴,两眼放空宛如提线木偶,公众看不到丝毫诚意,对她只是骂得更凶。

相比之下,程总这边的发布会就显得有诚意多了,他本来就是混迹商场的老油条,话说得滴水不漏,加上程颢身为儿子也当着公众表示宽恕父亲,回家就好,因此虽然群情激愤,但大部分火力都冲着叶宛儿去了。

林阮纯等程颢回来,重重地拍着他肩膀:“你小子很能说啊,小嘴叭叭的,‘毕竟是我父亲我要原谅他’,考虑过你妈的感受没?再说你爸要是知道始作俑者是谁,估计他拼了老命也得掀了你的继承人宝座。”

“哎呀我妈不劳你操心,我帮她找了个帅老头,这几天忙着约会呢,没心情管这个老不死。”程颢大手一挥全不放在心上,“我爸——我还真不想这么叫他,他早晚会知道的,但那个时候他已经没资本跟我叫板了。他欠我妈好多,将来有的是慢慢还的时候。”

系统一口一个我爸我妈喊得比程颢本尊还亲热,林阮纯忍不住笑开了:“我简直不知道程灏给了你多少钱,要你一个系统跑过来给他擦屁股,还擦得如此无怨无悔。”

“他没给我钱,但给了我难得的机会。”他把她转了个身,然后轻轻往前一推,“三个月后你出差会碰到贺俊涛,到时候就看你临场发挥了。现在去他公司底下看热闹吧,今天的工资结你一半。”

“要我感恩戴德吗,竟然没有全部扣光。”林阮纯对他竖起中指,把门关得山响。过了两秒又打开,探头进来:“你说他给你什么机会?”

“让你滚的机会,扣光你今天工资的机会。”他回以中指,嫌弃地冲她摆摆手。

六百万六百万,不生气不生气。林阮纯默念着自己的精神支柱,慢悠悠地走远了。

等她离开,他的神色才温柔下来,也没心思看文件,只顾着把钢笔放在指间转悠。

他——他们,给了我再次站在你身边的机会。

真想提着贺俊涛的领子给他两拳,然后要他好好加油啊,赶快把心爱的女人追回来。

林阮纯对他的想法一无所知,满心期待贺俊涛公司楼下会发生什么。除了她之外,已经有好几个娱记在楼下蹲点。她琢磨着等会儿在他们的长枪短炮下也欣赏不到什么,索性先上楼去,在办公室门外候着。

前台小姐见过林阮纯,她说有事要找贺总,她便放她上去了。在磨砂玻璃门外,她听见叶宛儿的啜泣声。贺俊涛默不作声,气氛在她这个局外人看来也颇为压抑。

叶宛儿从消息散播开时哭,哭到发布会上场之前,下场后又接着哭,中间几次都差点背过气。贺俊涛不曾怪责她,还递了几张纸巾过去,轻轻拍她的背给她顺气。大概是这些做习惯了的动作给了她勇气,她努力止住哭音,语气中带着哀求:“俊涛,我错了,我知错了,我们从头来过好不好?不可能再犯了,我保证。”

贺俊涛望着眼前这张憔悴的脸,力图将之与大学时初见的温柔俏丽的少女对应上,但是枉然。任他怎样发挥想象力,最后都会定格在视频中她在其他男人身下放浪的场面。她脸上嘴边沾满那个老男人的液体,依旧笑靥如花,看得贺俊涛阵阵反胃。

他查了她的手机,所有的社交软件都不放过,才发现她早就有背着他撩过其他男人,就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曾忘记寻找下家,她提分手之后转头就去追程灏,虽然最后没有得手。

“宛儿,”他惊讶自己这时竟然能笑得出来,“你还记得当时我们在一起,你对我说过的话吗?”

叶宛儿顶着红肿的双眼,茫然地望着他。她说过的话太多了,他指的是哪一句呢?

“当时我哥出车祸去世,你陪我在天台上聊了一夜。”他嘴角依然挂着笑,“我告诉你我父母从小只看重我哥,而家里只有我哥是事事都考虑到我的。然后你跟我说以后你陪着我,你看重我,你会事事都考虑到我。”

贺俊涛闭上双眼:“而现在你叫我怎么面对这个承诺呢?”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