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兴阅读

小说
凤倾天下:皇叔不可欺小说免费阅读

凤倾天下:皇叔不可欺

作者:
麦兜的麦
主角:
沈碧晚苏幕遮
状态:
连载中
更新:
2020-07-08 21:16
上一世的她,入阵方知落子无悔,穷心竭力求一个和局,却落得全家抄斩,尸骨无存!这一世的她,再不信江山为聘的鬼话,牵起了前世的敌人之手,风轻云淡的说道:“王爷,血洗天下,如何?”

章节试读

碧晚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推脱,缓声说道:“那景寻就多谢娘娘了!”

“咱们自家人,不说这么生分的话。”

这一句话,倒是说得很好听,可这话为何不是长平来说的?她虽然成为了宫里的贵人,可她背后的主子,永远都是公主府的长平,至少一年之内都会是!

“娘娘如此抬爱,倒是让景寻生受了。”碧晚的话语刚刚落下,就听到另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屋外响起:“看来,阿紫和四小姐一见如故!”

碧晚的身子僵硬,就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戳住了一样,良久良久她才缓过神平静下来,微微起身跪了下去:“民女参见皇上!”

裴幻缓缓的走到了她的面前,缓声说道:“平身吧!”

碧晚缓缓直起身子,脊背僵硬,水袖中的纤纤玉指早已经攥成了拳。

“多谢皇上!”她柔声说着站了起来,目光下垂,在众人看不清的阴隐下,一片寒潭。

转瞬到了午膳时辰,紫幽阁离这院落近,裴幻便没有移步,让李通传膳就传到了她住的这小小院落中了。

碧晚看着进进出出传膳的宫人,恍惚还是昨日时光,只是那时,她是贵极人臣的大将军,而如今,她是给妃子安胎的民间医女,目光缓缓的落在了苏紫的肚子上,她的眼神涣散,十月怀胎独自一人,生产之日亦一人,差点命丧黄泉又有谁知?

发现怀孕之际,裴幻在战场头部受伤,忘记了前尘往事,醒来之后就对她恭敬有加,却不再有男女之情,她心想,他总会好的,等他想起来了,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活得坦坦荡荡的沈碧晚,又怎么会想到,裴幻从始至终都在算计,

她甚至怀疑,受伤也不过是他上演的一出苦肉计,借失忆和她划清界限!

裴幻感受到了碧晚的目光,不解的皱了皱眉,望了过来,发现她的眼神透着怪异,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

站在身后的红桑看着裴幻望向失神的碧晚,手缓缓的落在了她的肩上,碧晚猛然回神,对上了裴幻的眼神。

裴幻以为她会为自己的失礼说一句什么话解释,可她没有,只是回头对着身后的红桑轻声耳语,随后平静的端起了茶盏,轻抿了一口。

午膳之后,裴幻有议政,迅速离去,苏紫也从碧晚的这小小院落移步回了紫幽阁。

碧晚坐在案几之上,看着宫人忙忙碌碌的收拾,她忽然心口一阵刺痛,干咳一声吐了一口乌黑的血出来,红桑看着地上的一滩血迹,脸色骤变,大步奔了过来:“小姐!您怎么了?”

说着,她执起碧晚的手腕给她探脉,可她已经没有了脉搏,红桑第一次给她诊脉,心中以为是又犯病了,脸色惨白,惊慌失措的想要去找人。

碧晚急忙喊住了她:“红桑,我没事!”

红桑站在了门口,她要是走了,碧晚就一个人在这屋内,她要是不走,又没有人去给找通报找个太医过来瞧瞧。

“过来吧,我有事要和你说!”

红桑看着碧晚面色平静,缓缓的退到了她的身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何会?”

碧晚望着她,嘴角扯出了一抹苦涩的笑意:“我不用就医,这些只是淤血,吐出来就好了。”

红桑还是不愿意相信,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吐淤血?还有探不到了脉搏,身子冰冷,这些.......她的脑海中想起了当时在巫子谷中,碧晚曾经断气了,可后来又算是死而复活!

聪明如红桑,心中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可她又怎么能相信如此荒诞之事?

“小姐!夫...夫人她知道吗?”红桑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碧晚沉思了片刻说道:“你觉得呢?”

红桑的脑海中缓缓的想起了回来的那天,陈寄江是牵着碧晚的手进府的,所以她是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有言明。

“红桑,这可能也是用药的后遗症,也或许我会多活几年,或许没有多少时日,但此时的现状都已经无力回天!”她的话语带着伤,身似绝望,似悲戚。

红桑一时口快,沉声说道:“可夫人只让巫师用了一半的凝魂蔻,是不是因为只有一半的缘故?”

听到红桑此言,碧晚的瞳孔瞬间放大,红桑看着她的神情,方才察觉自己失言了。

还不等碧晚开口,就听到了门砰的一声响,碧晚抬眸,只看到了浑身都泛着阴冷的苏幕遮,立在那儿.......

望着苏幕遮的眼神,红桑自知刚才的话语苏幕遮已经听到了。

而这些日子,苏幕遮一直追着碧晚要凝魂蔻,偏偏两人还达成了协议,今日签订盟约。

碧晚定定的看着苏幕遮,对着红桑说道:“你下去吧,我有事再喊你。”

“小姐......”

“放心,下去!”碧晚的眸光决绝,是那么的镇定,红桑看着她眼神,带着浓浓的不安走了出去。

红桑离开之后,碧晚缓缓开口说道:“王爷。”

苏幕遮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那么静静的望着碧晚,眼底的怒气,不停的浮动着,碧晚看着他的样子,缓缓的走了过来,她刚才就是因为气急攻心,所以才会呕血。

虽然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死人,不需要睡觉,不需要吃饭,甚至应该是没有感觉的,这才合理。

可这些日子,她日夜颠覆的时候,总是感觉身体异常疲惫。

苏幕遮看着她惨白得毫无血色的面容,这还是上了淡妆的,若是没有上妆则是会更可怕。

“你已经死了!是吗?”苏幕遮的话语淡漠,没有一丝的感情,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谁也不是谁的谁,说一句话需要带什么情绪呢?

碧晚皱了皱眉,沉声道:“如若我死了,那么站在王爷面前的,又是谁呢?”

“江景寻,你耍本王?”他的脸色阴寒,身上都散发着暴戾的气息,看得出来,刚才他听到只剩下一半凝魂蔻的时候,心中定然是着急了,碧晚望着他,眉头紧锁。

她软了软语气,柔声说道:“王爷何必生怒?凝魂蔻除了我这儿有半颗,在这个世上还有一颗!王爷若是不敢用这半颗做赌注,那么就去找大师讨要那一颗即可!”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