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兴阅读

小说
残臂妖娆小说免费阅读

残臂妖娆

作者:
色逃苏
主角:
妖娆北寞刹
状态:
连载中
更新:
2020-07-06 13:21
不当正室的女人,不是好女人!残臂女妖娆,气势如虹持残行凶:“我不但要当正室,还要做唯一!”太子殿下北寞刹,邪气凛然,正气不侵,集冷酷与狠辣于一身,且风华绝代,专惹桃花又郎心似铁。但遇到残臂女妖娆,却是栽了。“我答应你:与你白头偕老,一生一世一双人!”

章节试读

低沉略是沙嗓的声音极是清冷:“洛三小姐,你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大家闺秀!”

妖娆惊诧。

一来,他的声音没有他外貌苍老;二来,他认识她;三来,这辈子,她仍然姓洛;四来,她在这个朝代,排行第三,估计是出生富贵人家的小姐。

奇怪,她怎么会被关到牢里?

又怎么没了半条手臂?还有,她这个朝代的家人呢?父母是干什么的?可有兄弟姐妹?

妖娆心中有十万个为什么。

疑惑绞成一团团。

无奈她是个哑巴说不出话来。心中的疑问再多,也只能烂在肚子里独自消化。

牢友大叔也沉寂下来。

周围很快被黑暗所笼罩。

窗外无月,夜色如墨汁般浓郁。耗子、蟑螂、壁虎、蝙蝠等物趁机猖獗,很不厚道在牢房里跳来窜去蹦达的欢。

还不时制造各种古怪吓人的声音。

应情又应景,衬托着这牢房阴森恐怖的基调。

妖娆不惧怕这些玩儿。

上辈子也不是没见识过,哪里用得着矫情?她坐在干草堆中,半个身子依靠在墙角,极是淡定的闭上眼睛。

开始的时候只是假寐,后来真的睡着了。

——天大的事,睡一觉再说。有句话说的好: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半夜里妖娆给一阵声响吵醒。

原来有人劫狱。

想必是有内应。这十来个蒙面黑衣人来得才如此神不知鬼不觉,不费吹灰之力便轻轻松松闯进大牢中,龙精虎猛欲把牢友大叔劫走。

牢友大叔还有良心,不是忘恩负义之流。

想必是念在妖娆仗义施舍的半碗汤面外加一个鸡腿的份上,沉声道:“把洛三小姐也带走!”

两位蒙面黑衣人闻言立马朝她走过来。

不由分说架起了她。

他们太生猛了,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动作极粗暴,姿势过于野蛮,弄痛了她悬挂于胸前的左手臂。

妖娆本能地挣扎了一下。

因为担心惊动敌人。其中一位蒙面黑衣人毫不客气地抬手,猛地朝她后脑勺狠狠地挥了一拳。

妖娆只觉一阵剧痛,眼前金星直冒。

随后眼前一黑,头往后一栽仰。

便人事不知。

妖娆也不晓得自己晕了多久。悠悠的醒来,天已大亮。刚刚睁开眼睛,冷不防的就看一张满是稚气的脸凑近来,一动也不动的瞪着她看。

人吓人,吓死人!

妖娆几乎没给吓尿,差点儿又再不幸两眼一闭香消玉殒骑鹤西去。

是一位十二三岁的小丫鬟。

圆脸圆眼睛圆鼻子,一脸憨厚相。“小姐——”她往后退了两步,脸孔距离妖娆脸孔远了些。眉开眼笑:“你终于醒来了啊。”

妖娆魂魄好不容易才归位。

茫然看她。

嘴里无声问:“你是谁?”

“小姐,我叫小谷儿。”小丫鬟忙不迭自报家门。未了还加了句:“是郁帅大人让我来伺候小姐的。”

郁帅大人?

妖娆想,他是何许人?见不得,是那位牢友大叔吧?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对她而言,是敌,还是友?

不得而知。

起床没多久,妖娆就见到了郁帅大人。

不是牢友大叔。

他四十来岁年龄,身材高大,体格健壮,一张粗犷大脸刚毅沉着不怒而威,浑身上下自带一番铿锵之气。

他带来了一位大夫。

还有一位十四五岁年龄的少年。

想必是肤色白净细腻,长的过于眉清目秀。再配上纤细身材,盈盈一握小纤腰,少年给人一种过于阴柔的视觉感。

郁帅大人见到妖娆后,眼圈子倒是红了。

“妖娆——”他声音竟然有些哽咽起来,与他强大的气场成了反萌差。他道:“你受苦了。”

妖娆心中茫然。

但还是挺配合地装了沧然而涕下之状,一副悲悲切切凄凄惨惨戚戚之态。

郁帅大人更觉心酸,眼眶更红了些。

侧头,抹去眼角中那滴男儿不轻弹的伤心泪。

少年则挠挠头,巴眨着一双大眼睛看妖娆。亳不吝啬赐予她同情之色。

郁帅大人回头看大夫:“楚大夫,你给妖娆诊断一下,看她病况如何。”

那楚大夫,是位头发半花白的老头子,一张方脸自带慈祥感。

他上前给妖娆把脉。

之后道:“三小姐身子除了较虚弱之外,没什么大碍。吃些补药,休养一段时间,身体慢慢会恢复过来。”

抚摸着胡子,咳嗽了声。

又再道:“三小姐之所以说不出话来,据老夫所看,皆因受到较大惊吓,且遭遇家庭重大变故悲伤过度,因而引起的七情不和,气机不利,郁于咽喉,导致失声。”

郁帅大人问:“可有医治办法?”

楚大夫道:“这种病症针灸和药物都是治标不治本,解不开心结,一切都是徒然。若要解郁开窍,须得长期养心安神,忘掉痛苦悲伤之事。终归一句话,心病还须心药治,方能奏效。”

妖娆听明白了。

原来,她并不是真正的哑巴,而是癔症性失语。

这种病症,属于一种精神心理类疾病。

上辈子妖娆曾听墨墨提起过这种病例,说失语不如说是失去了声音,患者发声器官、构音器官、中枢系统均正常,就是不能正常讲话。

并非一朝一夕就可治好。

郁帅大人的悲伤切换为义愤填膺。

一拍桌子咬牙道:“辽丹狗贼太可恨!强行闯入我们东晋,侵占我们国土,虐杀抢夺,无所不为恶多端——”

此事说来话长,得要细说从头。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